交易资讯

  • 公司新闻
  • 收藏品快报
  • 艺术家动态
  • 交易资讯
  • 精品推荐
    最新资讯
    联系方式
    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资讯 > 交易资讯 > 梵高米勒莫奈等69件大师名画台北开展,价值超33亿元
    交易资讯

    梵高米勒莫奈等69件大师名画台北开展,价值超33亿元

    分享到:
    阅读量: 次    更新日期:2017年04月18日

      奥赛美术馆送给我们的一份大礼到了

      用49位艺术大师的69幅殿堂级佳作去

      浓缩一个世纪的西方美学进程

      台北故宫博物院举行奥赛博物馆30周年亚洲巡展,既首尔站之后到达了台北站。

      从远在法国巴黎的“欧洲最美博物馆”——奥赛博物馆(Musée d'Orsay)运来巡展的是,梵高、米勒、雷诺阿、莫奈、塞尚、高更、德加等总计49位十九世纪大师69幅殿堂级名画真迹,总保价值超过4亿欧元(约33亿人民币)。

      这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了,从浪漫主义到古典主义,从学院派到现实主义,从印象派到自然主义,从象征主义到精英主义只在一个亚洲巡展上就可以看全,完整呈现19世纪下半叶西方艺术史上极为重要的美学运动。

      终于不用飞上几千公里就可以看到梵高的《午憩》、米勒的《拾穗者》、雷诺阿《弹钢琴的少女》等等重磅的世界名画。

      而如此良心巡展的主办方奥赛博物馆,对于喜爱艺术的爱好者来说,这里可以说是去往巴黎必到的朝圣之地。

      位置在塞纳河左岸、与罗浮宫斜对面,奥赛博物馆主要收藏1848至1914年期间的十九世纪经典艺术作品,而且几乎每件作品都是经典之作。

    前身为奥赛火车站

      前身为奥赛火车站

      若依据年代顺序分类,定位介于卢浮宫(Louvre Museum)和蓬皮杜中心(Centre Pompidou,法国现代艺术博物馆)之间。

      所以整个奥赛博物馆浓缩了19世纪的西方艺术发展史,记录短短不到100年内从早期充满古典风格的风格到光色飞舞的印象派。

      法国巴黎的奥塞博物馆

      这也正是这次展览的主题,那个风起云涌的19世纪,在结束的时候又开启了20世纪现代艺术的不同流派,而2017年又正是奥赛博物馆建馆30周年。

      用最少的画作看全奥赛博物馆里面所有的艺术风格,也为了完整地让我们了解19世纪的西方艺术。

      展览按照不同流派与彼此特色线索分为「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」、「学院派与写实主义」、「印象派与自然主义」、「象征主义与折衷主义」,「二十世纪现代艺术之起源」等主题。

    猎虎图

      《猎虎图》,德拉克洛瓦,1854

      19世纪初,曾横扫欧洲的拿破仑在滑铁卢败走后,西方的格局天翻地覆,人们困惑:“活着有什么意义?”此时「浪漫主义」开始兴盛。题材多以文学主题、异国风情,甚至是想象中的世界为主。与古典主义呈现迥异的风格,代表画作是德拉克洛瓦《猎虎图》。

      上面这幅画是浪漫派大将德拉克洛瓦晚年的作品,呈现出阿拉伯勇士策马猎虎的斗争场面。装备俱全的人类对阵张牙舞爪的猛虎,在人兽生死之斗中,迸发出极致的生命光芒。厚重的色彩与扭转的动态,更加重了惊险厮杀的画面张力。

    斗鸡

      《斗鸡》,杰洛姆,1846

      「古典主义」以法国为中心兴起,以希腊罗马为典范的,讲求理性与和谐。题材多取材自历史故事或神话故事,并且多以人物肖像为主。代表画作为杰洛姆《斗鸡》与布格罗《袭扰》。

      古希腊青年斗鸡描绘的是一对年轻恋人,裸露着健美的身躯沐浴在温和明朗的光线下,男子专注的观察着斗鸡的搏斗,而女子却表现出无忧无虑的闲情。这些与公鸡艳丽的禽羽、贲张的斗姿产生对比,好像下一秒,就要飞出画面来。

    牧羊女与羊群

      《牧羊女与羊群》,米勒,1863年

      当浪漫主义对古典主义艺术开启第一波革命浪潮后,让众多艺术家开始更大胆尝试。强调作品的细腻光滑及和谐完美,形成「学院派」风格。学院一手掌控了教育与展览资源,不免让人眼红。

    马库西斯之忆

      《马库西斯之忆》,科罗

      而此时许多不满学院派风格的艺术家,用自身的创作理念,开启「写实主义」的浪潮。写实主义主张题材从现实生活取材,描绘农村、工业与中产阶级的生活。

    保罗 勒克莱尔肖像

      《保罗?勒克莱尔肖像》,罗特列克

      相较于古典主义从历史故事取材,或浪漫主义从文学甚至是想象世界获得灵感,写实主义更在乎庶民的真实生活。

      我们熟悉的库尔培、德加、雷诺阿、米勒都是此时的代表艺术家。

    拾穗

      《拾穗》,米勒,1857年

      写实主义的代表之作即是米勒的《拾穗》,描绘三位捡拾收割后剩下麦穗的妇女,通过弯曲的身躯与拾穗的手指动作,精细勾勒出写实的乡村生活,将奉献的精神与怀旧之情完全融入作品中,为劳动阶级的农民增添一抹诗意情怀。

    裸女与小狗

      《裸女与小狗》,库尔培,1861-1862

      库尔培是写实主义的创始人,他的画作取材于现实,立场鲜明地反对古典派引经据典、美化一切。

      然而,这一件画家在五十岁左右所画的裸女,女子的娇憨与媚态可爱动人,赏心悦目的效果反映出裸体从古到今的不朽性。

    电影《雷诺阿》海报

      电影《雷诺阿》海报 2012年: 甚至印象派近年来只有他有新电影

      雷诺阿是一位法国印象派画家,作品多以描绘人物为主,画作中经常可见妇女、儿童、亲友等,将日常生活都真实呈现到画作中。

      尽管生活穷困潦倒,但是雷诺阿依然用阳光的心态面对生活,他的画作中总是让人感到温暖且色彩丰富、生动活泼。

    弹钢琴的少女

      《弹钢琴的少女》,雷诺阿,1892

      而这幅《弹钢琴的少女》是画家偏爱的少女题材。画面中柔软的笔触与流畅的线条,温暖且带着丰富色调的画面,仿佛沐浴在金色光线中,明艳又温柔的情境。

      两位少女弹奏着键盘、读着乐谱,和谐的情境彷佛流泄出歌声与琴音。背景的布帘、少女的长发和长裙的线条,共谱出一段美丽的旋律,钢琴架上的瓶花,好比少女正处于灿烂绽放的青春年代。

    晒衣服的女人

      《晒衣服的女人》,毕沙罗,1887年

      19世纪中后期「印象派」风格兴起,此派命名来自于莫奈的《日出·印象》。创作者们结伴走出画室,描绘近郊或者工业化城市,但更着重光影的变化,凝结当下,将片刻组成永恒。

    蓝衣农夫

      《蓝衣农夫》,秀拉

      印象派最重要的风格,是“光”与“色彩”的关系。印象派具体研究光对色彩的影响,并具体表现岀来。借着户外写生,艺术家得以掌握在不同时间的不同光影,在同一对象上产生的不同色彩表现。

    诺曼底农舍庭院

      《诺曼底农舍庭院》,塞尚,1879年

      19世纪中期,在法国郊区的巴比松村,一群古代文青兴起了描绘乡村的绘画方式,并发展为「自然主义」风格。相较于早期创作者多待于室内,且将画面修饰得完美无暇的创作手法。自然主义多为出外取景、如实描绘所见所闻的作法,这也奠定了之后印象派画风及写实主义的基础。

    卡玛瑞港

      《卡玛瑞港》,布丹,1872

      而自然主义的画作多是充满生命力的作品,这也成了忙碌的都市人所喜爱的“心灵鸡汤”,带领他们找回自己的内心,以及那份最初的美好。

    曼西桥

      《曼西桥》,塞尚,1879

      这幅《曼西桥》,深色的桥身与明亮的桥墩形成体积与调子的对比,在一片绿色树林的水面倒影中,反映着深沉纯净的色彩。塞尚的风景画带着沉思的意味,他缓慢地推敲事物的形态,用明确却仿若拙稚的笔触,刻画事物的结构与局部的细节。

    维特伊雪景

      《维特伊雪景》,莫奈,1878-1879

      这幅雪景其实是表达莫奈丧妻之痛的,堆栈厚重的颜料,黝深的建筑剪影,教堂尖塔孤独兀立,处处都透露出画家的内心苦闷。

    海滨公园打伞的女子

      《海滨公园打伞的女子》,莫奈,1875

      青年时期的莫奈,绘画题材以人物风景画为主,藉由捕捉人物与风景的关系,挥洒明亮温暖的色彩与光线,画中的女性也多以妻子卡米尔(Camille Monet)为原型创作,洋溢幸福甜蜜的氛围。但卡米尔于1878年罹患癌症,来年病逝后,莫奈风格转变,专注于风景画,色彩灰暗,笔触也不再轻盈柔媚。

    撑阳伞的女子

      《撑阳伞的女子》,莫奈,1886

      历经妻子生病与逝世的痛苦,住在维特伊小镇的莫内,绘制当地许多孤寂冷清的雪景图,流露对生命的忧伤与绝望,彷佛诉说在寒冷的大地,万事万物都已死灭。这一系列雪景画多有着白雪覆盖的山丘、高耸的教堂尖塔与在河上前行的船只。

      他于1878至1879年创作的《维特伊雪景》,便以灰蓝的冷调色彩与厚重的笔触,勾勒白雪皑皑的情景。画中,教堂高塔隐约倒映在河面,树木凋零,浓雾弥漫四周,像无法释怀的内心苦闷,给人沉重、透不过气的感受。

    圣安东尼的诱惑

      《圣安东尼的诱惑》,塞尚,1877

      在19世纪后期,印象派衍生出「象征主义」的流派。象征主义的艺术家看不惯当时过度重视理性与物质生活,于是舍弃写实主义,改以较诡谲不具象、充满神秘色彩的作品,象征个人内心情感与精神世界。

      而「折衷主义」原是一种哲学术语,导源于希腊文,意为“选择的”,“有选择能力的”。而在艺术领域中,代表了一种特定的艺术类型,有些博采众长,兼收并蓄的意味。

    嘉拉蒂

      《嘉拉蒂》,摩洛,1880

      初次看这幅画的时候就觉得神秘又瑰丽,想起卢浮宫来国博展览的《密涅瓦与玛尔斯》里面智慧女神与战神的神话场景,而这幅画作中貌似也藏着一个丰富的故事情感。

      画作主题却取自罗马作家奥维德《变形记》:嘉拉蒂拒绝独眼巨人波利斐姆斯的求爱后躲入岩洞,波利斐姆斯现形,表达对潘神之子牧羊人阿喀斯的嫉妒。摩洛将波利斐姆斯化身为抑郁的阴影,飘浮于黝深的岩洞中,美艳的水神笼罩在暗中的窥伺下,爱与忌妒、纯洁与黑暗,彷佛在这光与影的冲击之中,形成既冲突又奇妙的融合。

    午憩

      《午憩》,梵高,1889-1890

      在19世纪后期,印象派及象征主义风格出现后,渐渐开枝散叶,成为了新的世纪艺术发展的养分。

      此时派别齐鸣,成为「20世纪现代艺术」的基础。比起一味追求逼真,他们更将作品化作与人沟通的语言,寄托想要抒发的情感。

      上面那幅就是梵高描绘了农人在午饭后休憩的情景,流露出他温柔且朴质的内心。

      烈日照射在收割后的田地上,一对男女依偎在麦垛的阴凉面,一对镰刀搁在角落,男子脱下了鞋子,伸开双脚坦然而眠,农妇含蓄依偎在他身旁。在艰辛的生活与疲惫的工作中,这里是得以喘息放松的角落,只为寻求片刻的宁静空间。

    裸女

      《裸女》,雷诺阿,1907

      此时最重要的差异,是艺术家不再追求客观描绘,而转向追求主观表现,勇于呈现艺术家的感情与心灵。

      至意味着绘画观念大转变,也因此后世将后印象主义视为古典艺术与现代艺术分水岭的缘故。

    布列塔尼农妇

      《布列塔尼农妇》,高更,1894

      这是高更在两次大溪地之旅之间重返布列塔尼的作品。仍旧喜欢用厚涂的颜料,表现沉稳的质地,运用明确的线条勾勒人物及物象。

      站在画前的两位农妇,彷佛巧遇后闲聊家常,身上穿着传统服饰,有着朴实的乡间色彩。画中间耕作的农夫及远景的修女,高更的比例分配拿捏地恰到好处,很好的处理了在不同空间的人物关系。

      也许就是古典的静态均衡、浪漫主义的动态情感、学院的细腻程式、写实的社会人文、印象的光影刹那、自然的恬静生命、象征的符号神秘,也许能让我们在这些画作中看出艺术是如何迈向20世纪现代社会的。